太平洋安防论坛

2017安防行业评选
搜索
查看: 1135|回复: 0
go

猎鱼

Rank: 2

发表于 2017-1-19 14:05 |显示全部帖子


   
   
    猎鱼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人小。淖大。人在淖边坐,孤零零的。
    老拐子手牵着三根鱼线,瞪大眼,两腿撇开,一动不动坐在淖边。他这样坐着已经有老半天功夫了。
    日头还没有西落,无风。蓝色匀静的天空,云彩淡的看不清。环着野淖的芦苇荡,已经蒙胧了许多.黄昏静。黄昏也很凉。
    老拐子不动。那只跛了的腿已开始发麻,他还是一动不动。日头的红光照在他的脸上。能感觉到一双发光的眼睛,可仍看不清他的面目。因为,有一顶破草帽低低地压在他的额前。
    老拐子钓鱼的法很特别:钩大,线粗,不用杆,而且一次要下三根鱼线。他把自己的这种钓法叫做猎鱼。
    日头闲闲的没有意思。水面淡淡的。一会儿,上云了。云影子大块大块地落在了水里头,水波微微在动。云影子在挪,可鱼线不动,老拐子也不敢动。
    一只隼鹰,从远方飞翔而来,在天空盘旋。倏然,箭一般直射而下。就在这一刹那间,老拐子的手上从鱼线传来了一种感觉,两只白色的浮子闪电般的沉入水中。可老拐子的手比闪电还快。只见他手腕一抖,向后划圆一挥,身子猛扎站了起来。就在他站起之时,两只鱼被甩上了淖岸的草丛。射近水面的隼鹰被这意外的动静吓坏了,头一仰,只听得一阵风响,眨眼间逃得无踪无影。
    老拐子扔掉头上的破草帽,缓缓地收着鱼线,一拐一拐地来到草丛前。两条鱼,好大,足有一尺多长,在草丛中蹦哒着。可他摇摇头,眼里明显地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。他用脚踢了一下鱼,然后收起鱼线,把它们从钩上卸下来。他在手中把鱼儿掂了掂,叹口气,手一挥,又把它们仍到淖里去了。
    日头一下子掉进西边的芦荡里去了。芦荡的上空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一种不愿离去的红光,淖水也渐渐变成钢兰色。渐渐的淖水暗了,天也暗了。
    老拐子还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,瞪大眼,腿撇开,手紧紧地抓着鱼线。平静的水面,突然泛起了一大片水泡。老拐子的眼瞪得更大了。他知道这是鱼群或大鱼到来的信号。大片的水泡在浮子四周不时的泛起,可浮子还没有丝毫要沉下去的意思。愈是这样的时刻,他愈显得平静,眼不眨,气不出。终于,浮子猛扎浮起,又瞬间沉没在水中。老拐子用手腕将鱼线闪电般的一抖,一股强大的反力把他的手腕勒得好疼,疼得他差点流下眼泪来。凭感觉,他知道这是大鱼咬上了钩。
    水面突然涌起一柱水浪,溅起的水花象雨珠四散落下。呀,吓死人了!水里浮出了一条好大好大的鱼,足足有老拐子那么大。老拐子兴奋地叫了一声,眼睛发出亮光。他双脚一蹬地,两手用力收着鱼线,脖子上的青筋暴了起来。黑色的大鱼,通体的鳞片闪着白癜风早期出现在面部我们应该怎样预防光亮,金红色的尾巴拍打着水面,挣扎着想要摆脱钩儿游到深水中去。老拐子和大鱼僵持着,钩儿更深地挂入鱼口的肉腭中。大鱼在巨痛中跃出水面,随一声巨大的响声,水上激起一朵高浪。嘣的一声,三条鱼线断了。老拐子摔倒在地上,大鱼却坠入水中,不见了。
    老拐子爬起来,连连跺脚懊悔不及。他从哨马袋里取出十条粗鱼线,拴上五个大海钩,把带来的两个大饼卷起来,洒上一小瓶香油,分挂在五个钩上做饵,下在水中。
    天,完全黑了。大月从东方出来,野淖既清楚又蒙胧。
    老拐子坐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
    水面又翻起了大泡,可是鱼线还是没个动静。一会儿,水泡没有了。水面平息了。野淖象一只大镜面一样的平亮。
    老拐子用那种姿势坐了有五顿饭的功夫。月儿已挂中,可大鱼再也没有出现。他捶捶发困的腰,骂了句“驴日的,狡猾的鱼!”这时,他才觉得有点困乏,于是想丢个盹。他怕鱼儿咬了钩自己不知晓,就把十条鱼线头绑死在自己的手腕上,然后人摆成一个“大”字,躺在水边的草地上。
  不知道小孩白癫风怎样检查  怎么了? 平静的淖水突然流涌起来,一大群一大群的鱼全漂浮在水面上。不知是水少了呢,还是鱼太多了。满淖哪里流动的是水,分明流淌的是鱼呢!鱼线在剧烈地摆动,随着鱼群的散开,一条比人大的金尾巴鱼顶浪而出。那几乎是用金子做的一条鱼,金光灿灿,闪闪发光,整个的夜空被映得一片光明。金尾巴鱼朝老拐子游来,一直游到岸边。他高兴地扑了过去,正想抓住它,金尾巴鱼却一口咬住了他的腕...... 随着一阵剧痛,老拐子从梦中醒来过来。当他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就发现自己被鱼线拖进了淖里。
    老拐子不怕。老拐子高兴。他在水中挣扎,仍然兴奋地用双手紧紧地拉着十条鱼线。他明白,这次他真的钓上了大鱼白癜风的疾病该怎么样控制。因为他已看见了前方那条大鱼蒙胧飘忽的身影。
    这真是那条挣断鱼线的大鱼。五个海钩,深深地扎进在大鱼的口腭里。十条鱼线,紧紧地连着猎鱼的老拐子。
    鱼在水中的力量大得惊人。它朝深水的地方箭射而去,拖动着老拐子在后面上划出了一条长浪。鱼,没有摆脱得了束缚,就激怒着用巨大的尾巴拍打着水面。黑色的水面被掀起一个又一个大浪,铺天盖地压在老拐子身上。水箭浪刀,抽打着老拐子的脸。他觉得一阵晕眩且疼痛难忍。他虽然在水中苦苦地挣扎,但仍然用双手抓着十条鱼线紧紧不放。鱼终于累了,尾巴不再摆动。它浮出了水面,大口大口地呼着气、吐着水。就在老拐子高兴的刹那间,大鱼却奋力向淖底冲去。老拐子眼前一花,什么也看不见,只听到一阵巨大的轰鸣向淖底传去,回声又返上来,形成更大的响声。随后,他感到全身软绵绵的,什么都不知道了......
      
    二日,老拐子在野淖失踪的消息传遍了全乡。乡里到旗上请来了捕捞队在淖中下了大拉网。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,捕捞队把野淖拉了一遍。老拐子终于被拉上来了。死去的老拐子,腿撇得大大的,满脸还是兴奋的神情瞪大着眼,手里紧紧地抓着那十条鱼线。
    鱼线的那头,是死了的大鱼。
      
   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站点地图|安防资讯|太平洋安防论坛 ( 粤ICP备12031422号-1 )

GMT+8, 2017-6-24 06:18 , Processed in 0.015600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1.5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